首页|公益快讯|社会舆情|爱心聚焦|名人乐捐|企业捐赠|百姓民生|公益事业|亲子母婴|助残扶贫|希望工程|旅游休闲|环保健康|教育文化
首页 > 名人乐捐 > 北京榜样|秦硕:伴孩子幸福快乐地成长 > 正文

北京榜样|秦硕:伴孩子幸福快乐地成长

核心提示:   秦硕的手机响了,是古研(化名)发来的信息—— “秦姐姐,我回国了,对于未来,我想……” 看着手机,秦硕笑了,她仿佛又回到了2012年的夏天。那一年,她刚刚从海淀法院刑庭转到少年法庭,成为一名少年法庭法官,古研是她办理的第一起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。 古研戴一副眼镜,高高瘦瘦,性格内向,很难想象他涉嫌抢劫。在我国,抢劫是重罪,起刑三年。 秦……

 

秦硕的手机响了,是古研(化名)发来的信息——

“秦姐姐,我回国了,对于未来,我想……”

看着手机,秦硕笑了,她仿佛又回到了2012年的夏天。那一年,她刚刚从海淀法院刑庭转到少年法庭,成为一名少年法庭法官,古研是她办理的第一起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。

古研戴一副眼镜,高高瘦瘦,性格内向,很难想象他涉嫌抢劫。在我国,抢劫是重罪,起刑三年。

秦硕和古研聊起来,越聊心越沉……古研是一名品学兼优的高三学生,他父母也都很优秀。但父母自小就给他很大压力。“无论我考多好的成绩,妈妈都没有表扬过我,认为是应该的……”家庭、学业的压力让古研苦不堪言。“考不好,没人养你”,一次,妈妈的一句话,彻底点燃了古研内心的火山,他冲进一所高校,抢了一个人……

“这样的孩子,要判三年以上吗?”秦硕问自己。

后来,被害人了解到古研的情况,不仅原谅他,甚至还主动开导他。

“那是一次温暖的审判,不仅是我,庭上的社会调查员、被害人、孩子的父母,都想挽救他。”秦硕回忆着。最终,古研被判缓刑,“也许只有在少年法庭,我才会‘破例’。”秦硕说。

后来,秦硕一直跟踪帮教古研,既希望帮助他尽快回归正轨,也想看看“破例”的判决到底对不对。

缓刑考验期内,古研和父母的关系再次出现波动。秦硕让古研约上高中好友,一起找父母谈心。

“叔叔、阿姨,我觉得你们给他的爱是冰冷的。”

“你们爱儿子,但应该让他体会到爱,而不是压力。”秦硕建议古研父母改变和儿子的相处方式,多给孩子一些温暖的爱。

古研的父母开始尝试着改变,他们也收获着幸福。

7年过去了,古研不仅完成了学业,和父母也亲密起来。在古研一家人的心里,秦硕也已如家人般亲近。

“少年法庭每一个案件都是一个特殊的孩子,你可以一纸判决让他锒铛入狱,也可以付出心血,帮他重回正途。”秦硕说,自1987年海淀法院少年法庭成立以来,这句话就印在每一名法官的心中。

成长的烦恼中,除了挽救,更多的是保护。

一起抚养权纠纷案件,曾让秦硕左右为难。

10岁的小华(化名)和妹妹,与妈妈、姥姥、姥爷一起生活,但每年都和父母一起出国旅游,他很奇怪,爸爸总是很忙,来去匆匆。

忽然有一天,爸爸告诉小华,他早已经和妈妈离婚了,现在小华和妹妹要选择,跟爸爸还是跟妈妈一起生活……

原来,小华的父母已协议离婚,但一直瞒着孩子。离婚协议中,子女都归父亲,可父亲在上海工作,小华和妹妹一直跟随母亲生活。

眼看着孩子长大,为了能和孩子一起生活,父亲辞掉了上海的工作,回到北京,向母亲要回抚养权。但母亲认为,孩子从小和自己生活,已经不适合交由父亲抚养。双方闹到法院,父亲才告诉小华真相。

秦硕接手案件,她可以感受到当事双方都对孩子充满爱意。

因本案涉及婚生子已超过8周岁,秦硕直接询问小华的意见。

“父母的事情,你已经知道了?”秦硕轻声询问。

“嗯。”小华点点头。

“你平时生活开心吗?”

“开心,我喜欢和妈妈、妹妹在一起……我也喜欢爸爸,但他总是忙,和我们在一起,最多不超过一周。”小华始终低着头,秦硕知道,他的内心正在挣扎。

沉默了许久,小华做出了决定——我还是想和妈妈一起生活,爸爸经常来看我们就行,最好一次能待上几个星期。

秦硕的心被刺痛了,这本不该是小华承受的伤痛。

最终,秦硕的判决尊重了小华的意见,母亲获得了子女的抚养权。

父亲想不通,秦硕开导他:“你虽然注重亲子互动与情感交流,但这么多年也只能做到定期探望子女,无法长期稳定的陪伴他们成长。孩子看病、入学都是妈妈和姥姥、姥爷在料理。孩子明确表示愿与母亲共同生活,而且兄妹俩这么亲密、和睦,由母亲抚养,家庭会更加稳定,对孩子今后的成长会更好。”

看着一双儿女,父亲想通了,“虽然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,但对孩子好,就行了。”

秦硕是刑事法官出身,虽然未审庭里的温情故事很多,但她并未放松警惕,她知道,一些无良之人,正打着爱的名义在伤害无辜。

陈平(化名),谈吐文雅,自称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。因为抚养费纠纷,被前妻告到法院。秦硕受理案件后,几次电话联系陈平,他总是找各种借口推脱,后来,还是秦硕“设计”才让陈平现身。

法庭上,陈平虽然“态度端正”,也认可签署的离婚协议,但就是死咬“没钱”,拒付50万元抚养费。

望着陈平,秦硕微微皱了皱眉头,因为她感觉不到陈平对孩子的关心。

庭后,秦硕留下陈平的前妻和陪她前来的女子,两个女子不像是闺蜜,这引起秦硕的注意。

“陈平就是个渣男,和我结婚的时候,就这样。”女子一张嘴,就惊了秦硕一下。

“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秦硕试探着问道。

“唉!”女子一声长叹,她说,陈平总是和女人纠缠不清,而且最可气的是,他还和女人结婚生子。“我就是发现情况不对,一调查,才认识的她。”女子指了指陈平的前妻,“她更苦,孩子患有先天疾病……”

秦硕意识到,陈平不仅不抚养孩子,还存在重婚!

秦硕建议女子提起自诉,既维护自身权益,也保护其他女性今后不受陈平伤害,“更长远来说,孩子长大后,也能受到一定保护。”

秦硕把线索移交公安机关,公安机关调查发现了更惊人的事实:陈平有两次重婚,娶了四个妻子,而且生下了几个孩子。陈平结婚的目的就是让女方养活自己,而生孩子则是为了更好地“拴”住对方。

最终,按照海淀法院少年法庭首审责任制规定,陈平重婚罪案件仍由秦硕审理,秦硕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。

陈平的案子,让秦硕很感慨,“法庭调查时,多名受害的女性选择回避,这给了罪犯连续作案的机会,那些孩子很无辜,他们受到的伤害不可预料,更难以弥补。”秦硕说,必须加大保护妇女、儿童的力度,严惩犯罪行为。

又快到六一儿童节了,秦硕希望每一位孩子都能幸福快乐地成长,“遇到成长的烦恼,也没事,有我们呢,我们能送你回家就送你回家,能伴你长大就伴你长大。只要你需要,我们随时都在。”秦硕说着,笑了。那笑,就像妈妈的笑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关注世界公益事业的名人名企聚集地 服务QQ:2234515705 e-mail:2234515705@qq.com
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